当前位置:首页 > 专业研究 > 世联专递

无锡尚德“反担保”案之法律风险启示

案件事实
无锡尚德是国内光伏产业的巨头之一。环球太阳能基金(Global Solar Fund,简称GSF)是一家成立于卢森堡的基金,主要从事太阳能光伏电站开发、建设和运营的投资。无锡尚德持GSF80%股份,无锡尚德董事长施正荣持10%股份(通过控股公司持股),其余10%为管理公司GSF Capital所有。GSF在意大利电站投资的145MW电站项目需要融资,无锡尚德在GSF向国家开发银行进行项目融资的过程中充当了担保人,提供了5.542亿欧元的担保贷款。GSF Capital公司为无锡尚德提供5.6亿欧元的等值反担保。无锡尚德在欲出售GSF的股权以套现时发现反担保存在问题,在其公告中称,GSF Capital公司提供的反担保原件可能伪造,也就意味着以5.6亿欧元德国国债做的反担保可能不存在,一旦电站运营出现问题,无锡尚德需要为相关损失承担兜底责任。美国投资者以欺骗投资者为由将尚德电力(美国上市公司,无锡尚德的母公司)告上了法庭,而原本准备向无锡尚德伸出救助之手的无锡市政府也停止了动作,由当地政府牵头、由国开行等银行的注资及贷款方案由此搁置。


法律风险分析
本案对银行来说,虽然反担保与银行没有直接关系,在贷款到期后,若借款人无力偿还借款,银行可追究无锡尚德的担保责任,但银行的风险也不言而喻。光伏产业前景不容乐观、贸易环境恶化,再加上“反担保”骗局,无锡尚德面临国内外一系列诉讼,股价也跌至1美元。此时,无锡尚德可谓内忧外患,债务缠身。银行信贷记录显示,截至2012年10月31日,无锡尚德的银行贷款余额高达88.6亿元。一旦无锡尚德为自救而宣布破产,银行将很难收回贷款。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零九条规定,对破产人的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权利人,对该特定财产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第一百一十条规定,享有本法第一百零九条规定权利的债权人行使优先受偿权利未能完全受偿的,其未受偿的债权作为普通债权;放弃优先受偿权利的,其债权作为普通债权。从法律规定中可知,如果银行对于担保条件判断失误,在破产程序中,即使担保债权可以优先于普通债权优先受偿,当担保物价值减小时,银行未受偿的债权也只能按照普通债权受偿程序处理,这无疑会给银行带来很大风险。
 

对于企业来说,本案意义重大。古人云,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运用到企业运作中也是恰如其分。无锡尚德从昔日的光伏巨头到如今虎落平阳,虽与产业背景、贸易环境相关,但企业自身的财务管理也存在问题。如果GSF Capital提供的反担保原件存在伪造问题,那又是怎样通过无锡尚德的反担保尽职调查呢?抛开关于本案中反担保之“阴谋论”与“诈骗论”不说,从法律上讲,无锡尚德是应该就GSF Capital的反担保提供法律尽职调查和财务审计。非基于法律和财务专业依据而做出接受GSF Capital的反担保,绝对是自欺欺人的做法。若尽职调查本身存在价值判断问题,则中介机构(律师事务所和会计师事务所等)必然难辞其咎。


概念链接
反担保是指债务人或第三人向担保人做出保证或设定物的担保,在担保人因清偿债务人的债务而遭受损失时,向担保人做出清偿。